Tetsuko明哲子

– 蹲yoi,维勇维。
-碧蓝航线,约克,三幻神,波特兰姐妹。

埃尔德里奇。

他们的故事(黑桃国)

*路人(女仆)视角的QJ,练练手。

  王后不喜欢无趣,亦或者该说是一成不变没有刺激的日子。他常常翘了繁多无趣的事务与骑士一齐去南黑桃的马场,或者在维多利亚女王港口伪装成来访的商人带着行李在傍晚码头最后一班渡海去对面的柯克兰岛的船去他们专属的小地方约个会,并义正言辞这为“微服私访”。(但是除了阿尔弗雷德先生没人相信这个谎话!)

  这也让阿尔弗雷德先生很头疼,所有事务都落在他的肩膀上,比如与隔壁国家定期的会面友好交流。这一般都是骑士的工作。

  会许多新奇魔法的柯克兰王后很愿意给好学的学生们或者好奇的孩子们演示他骄傲的魔法,比如召唤那只平日估计只在他和骑士交谈里边才会出现的绿色兔子,他叫那孩子“薄荷飞飞兔”。这把戏只有儿童之家那些孩子能见到,因为那只小兔子是他的宝贝宠物。和银戒指一样重要!还有就是更高段的独角兽,那可很少见。
他绝对不会召唤那只火龙,只在第一次梅花黑桃之战里出现的大家伙。那会毁掉房子,因为那只大家伙喜欢晃尾巴。

  礼让女士是他的习惯,或者他会一时兴起给你一朵黄玫瑰!期待吧!
  但我见过更多的玫瑰,那都在骑士照料的花园里边,还有他们各自的卧室里(骑士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花似乎...)。

  王后喜欢烹饪,特别是制作甜点。即使他的厨艺不太好,曾经被国王和骑士一同阻止再次进入厨房。“我享受他经过我手里那种刚出炉的烫手感觉和淡淡的奶油香气。”他比较喜欢甜点奶油糊到别人脸上......

  有人会和我说起为什么王后最后会和他的骑士走下一起,我是这么说的,“大概他们天生就给神明们所眷顾着吧。”(事实证明,骑士长是真的认识过这个世界的神明的!)

“不小心掉下来就不接住你了噢”

17年的新年花卉集市发现好看的郁金香🌷

这张是去年12月时候画的....。因为清理手机时间不小心清掉了,唉

“胭脂是什麼啊...?”
和椒圖小姐在沙地上享受日光的時候,她和我談到人類女子那些好看,還很好玩的小東西。先前她從拿出點能吹出泡泡的水,她從旁邊揪來細細的草圈沾進黏糊的水裡邊,出來稍稍一呼便出來還幾個小泡泡。然後便拿出盒木匣子小心打開取出幾樣東西,對著能反出自己模樣的小玩意細細的描畫眼角,我對她旁邊那塊整齊的紅膏感到好奇便想拿過來稍稍看看,可椒圖小姐立馬阻止了我。
“莫動,你會弄碎的,這可是我的好胭脂呢...!”
椒圖小姐總是這麼漂亮,聲音細細的很好聽,是不是和我猜的那樣就和那塊紅紅,還散發著清香的膏塊兒有關呢?

我喜歡看她擺弄這些胭脂,畫在她身上可好看,我沒見過人類女子的這些東西也不會這些東西裝扮好自己。而椒圖小姐畫完轉過頭朝我微微一笑,用細細的嗓音問我。
“好看嗎...?”
“好,好看,當然好看啦...!”
我在旁應和,殷紅的膏物便被塗抹均勻,在她清秀的面容上簡直是錦上添花。
“不好看,這紅太艷,我不喜歡這顏色...”
她卻皺起好看的眉,嘴邊歎口氣抬手拿起來濕巾布便把先前認真描畫在嘴上的口脂給抹了乾淨。

看她再次拿出比剛才淡了些的膏物細細描畫唇,我遲鈍不解地問她為什麼不喜歡那盒。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這盒...我只有那麼一盒了...”
她朝我彎起嘴角,嘻嘻地笑,抬手在她那寶貴的胭脂裡飾了紅膏點至妝筆上抹到我的臉上小點。
我弄手去摸臉上的紅點,然後湊到水邊去看看自己是不是變成了大花貓,等我洗乾淨她開玩笑時點我臉上的胭脂,椒圖小姐卻已經收起她擺弄的胭脂,輕輕地倚在她的貝殼裡唱起來人間的歌兒了。

[金钱组/艾燕]明天以前。

.感染丧尸病毒的燕子,和手持枪械的女英雄。末世丧尸背景。
练手。

    突然扑面而来的是熟悉又呛鼻的腐臭味道,从脆弱的屋顶瓦片被摔下来砸个粉碎时候。
这种令人作呕,又无法逃脱的窒息。
一大群曾经可以被称为人类的同胞在嗅到食物送到嘴边的甜美味道时候在各个角落苏醒,肢体剧烈痉挛扭曲成诡异的动作,让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可怖的怪物,这个拐弯没想到居然让艾米丽重新陷入被行动的尸体给果腹的危险当中。
夜晚让他们更具有活力。
现在艾米丽恨极了没有太阳的黑夜了!

艾米丽的后边也存在着危险,塑料垃圾箱上边似乎有重物落下而发出的倒地声,那人一边散开的黑色长发脏乱还蓬松,皮肤裸露出一部分关节骨骼,相比那些诡异的同类,她似乎受到很好的保护。如果不看她微张因为食物甜美气味而不受控制流下口水,估计会被人认成一个幸存者。
王春燕赤裸着双脚摇摇晃晃像个醉酒的人然后露出了有点骇人的面部,她口里吐出大量粘稠的黑色血液,一滴一滴顺着抽动的嘴角向下滴落。
噢糟糕,是她肚子饿极了的爱人。

聪明的人当然不想被这些怪物们吃干抹净,漂亮的金发女人跳上后边的垃圾箱,端起背后机枪给了王春燕的膝盖几枪,让她暂时站不起来!
“sorry!”
然后她从兜里拿出那个私藏的小型手雷,拉断保险栓扔到拥挤的丧尸之中,转身而过塞住耳朵跳下塑料箱跑走。

王春燕在后边传来轰然爆炸声音后站起来,颤抖双手再次缓缓向她的食物追去。失焦的双目让她看起来就像个坏掉的劣质的玩具机器人。
听到后边的脚步声,艾米丽在拐角停了下来。
“sweet...?”
她的呼唤让王春燕停了下来,肢体僵硬的疙瘩了一声。

“燕子...?”
艾米丽大胆向前,而王春燕突然后腿一蹬扑向她,两人滚到在地。

王春燕嘴角流下的血水,染湿了艾米丽的白色棉恤。甚至溅到了艾米丽的脸上,这才让艾米丽皱眉,那血水像是食品店里腐肉糜的汁水味道。

“啊...呃!”
骑在艾米丽身体上的女孩抽动嘴角,血水随着轻微的动作愈流愈多出来!她现在只能发出破碎微弱的声音,嘴边却是胜利的笑容。

她掐住艾米丽的脖子,不断用力。声带发出胜利的呼噜声。艾米丽大喊,她击打推搡王春燕。

“嘿不乖的小可爱!你可不要喊疼!”
艾米丽被掐着不会示弱,她屈起手臂拿那把枪奋力袭去王春燕的腹部,并在她松开手的时候反推一把,生气地用带跟的鞋子踩女孩的腹部。
王春燕痛呼蜷缩起身子,嘴里发出委屈的声音。

她庆幸王春燕还能感到疼痛,也许还有获救的机会!

王春燕暂时不会因为她的味道攻击她了,她得到了个还算新鲜的手臂自顾自靠着墙壁啃咬起断臂的皮肉,半边脸很快血迹斑斑。

很好,她赢了。
现在已经天边泛鱼肚白,丧尸那些可怕的怪物将失去引以为傲的力气!

王春燕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陷入休眠。艾米丽把这位贪吃的家伙拖到了阴凉的地方,蹲下来看着王春燕脏兮兮的脸发呆。

然后她把自己的棉恤脱了下来,拿着给爱人擦拭被血水弄脏的嘴巴。
这次的追逐战使艾米丽身心俱疲,她需要找个地方好好睡个觉补充体力,而且必须离睡着的王春燕不远的地方。

去他妈的练习。

小Arthur和他肉质松软的小宠物.x
“只是耀看起来很软我就咬了口...!”